屏里狐 电视剧,屏里狐剧情介绍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屏里狐

2022年        《屏里狐》大结局的时候,白笙和小黑会因为余琰郑雪景而死。为从元桃手中救回郑雪影,三人陟险冲入元桃老窝,最终遇害受到重伤,郑雪景最后和余琰在一起。

电视剧,屏里狐剧情介绍

屏里狐第二季什么时候播出 屏里狐第二季播出时间介绍电视剧《屏里狐》是由周海军执导,罗云熙,刘馨棋,黄俊捷,王朝阳,郝泽嘉出演。

讲述画师郑雪景偶然间得到一只御仙笔并在屏风上解封了三个男狐仙,从此一人三狐的命运被捆绑在一起的故事。

雪景询问余琰如何找到了自己,余琰将事情原委告知,雪景感受到了余琰深深的爱意,得君之心,虽死不悔。

小柒指出前面就是噩梦迷宫,穿过那里就能到临界之门了。

三人一路飞行终于到了闪着光芒的临界之门面前,雪景担心自己走后魇灵不会轻饶小柒,小柒告诉她人间本不是他的家,这里才是,说话间魇灵已经追了过来。

余琰质问魇灵关押郑雪景受何人指使,是不是秦毓,既然余琰猜到了,魇灵也就大方承认。

但魇灵强调如今是自己看上了这姑娘,谁阻挠都不好使。

郑雪景痛骂魇灵,此时魇灵释放出噬梦口袋,小柒让大家快逃。

噬梦口袋的吸力极大,就在雪景和余琰坚持不住之时,小柒主动飞入口袋用刀割破了这魇灵的法宝。

受伤的小柒死死拽住了魇灵的腿,他以死相逼让雪景和余琰离开魇境。

魇灵愤怒的掌毙了小柒。

小黑和穆京面色凝重的回到屏风店中,琼花询问为何不见白笙,小黑边哭边指着穆京怀中的小狐狸告诉琼花这就是白笙并告诉琼花事情的经过。

这狐灵珠是白笙千年修为的凝结,失去了狐灵珠的白笙就和山野中的普通狐狸无异。

琼花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她哭着让小黑想办法。

但这是白笙自己的选择,他曾告诉小黑国家不能落入穆素羽的手中,只有穆京继位国家才有希望。

白笙活在世上千年,经历尘世情苦,他曾经也多么的想从尘世中脱身,归隐山林,这样的结局或者也是一种解脱。

元桃找到了郑家屏风店中,她见二楼门开着便飞了进来,先后放倒了小黑和琼花,来到了还处在梦境中的余琰和郑雪景的肉身面前。

元桃抬手就要杀掉郑雪景,余琰及时苏醒制止了她,二人斗嘴间雪景也醒了过来。

郑雪景不明白自己已经退让为何元桃苦苦相逼,元桃告诉她今天就是同归于尽她也要灭了郑雪景。

余琰暂时控制住元桃,他让小黑带着雪景逃跑,可雪景总想留下来陪余琰,还没出门就被元桃追了上来,元桃出掌发出一团黑气,小黑应声倒地。

元桃抽出匕首要刺向雪景,却被余琰拦了下来,余琰为了让元桃停手他将匕首刺向了自己,元桃思绪混乱她又回想起了母亲秦毓拦下她和余琰的那幕,她甚至有些分不清这是自己的记忆还是秦毓的记忆,元桃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手慢慢变老,余琰看出了异像,他追问那天桃花林到底发生了什么。

元桃转身变成了秦毓的模样,她向余琰诉说当年。

那时秦毓正要击杀余琰之时被乌角先生拦下,秦毓转身去救元桃,她输送自己毕生功力救活了元桃,元桃也因此变成了母亲的模样。

这百年来元桃吸尽少女精气恢复了容颜才敢来见余琰,余琰问元桃为何不早点告诉自己真相。

元桃刹那间大彻大悟,她爱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为她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她恨过这个寻了百年的男人,为他做了许多伤天害理之事。

元桃终究明白了困住余琰也无法追回二人逝去的爱情,她如今是要放下这痴,她一直相信这世上唯一不变的是爱情,时间变了。

元桃告诉余琰无论自己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一直爱着并恨着余琰,说罢元桃消失了。

余琰痛哭,从始至终缠绕在身边的竟然都是元桃,可他没有丝毫的察觉。

余琰已经伤了一个女人,他不忍再让郑雪景重蹈覆辙,他拿了无量花衣,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他告诉郑雪景,此去经年久远,今日一别再相见将是十年抑或百年后。

郑雪景告诉余琰自己会一直等下去,等他履行承诺,等他放下一切,倘若等不到她定会终生不嫁。

余琰再次流泪,他不忍再听下去,飞身离去。

余琰走后郑雪景全力投入到工作中,因此郑家屏风店生意兴隆,来购买的客人络绎不绝,而小黑留在了屏风店中帮雪景打理生意。

这日一位公公忽然来到屏风店中让郑雪景接旨,一人开始宣读圣旨,原来已经当了皇上的穆京赐郑雪景为景瑞郡主,让她进宫受封,却又要查封郑家屏风店。

雪景觉得这声音甚是熟悉,她起身查看果然是穆京,穆京表示想雪景了就出来看看她,雪景嗔怪穆京身为君王还这么调皮,催促着他回宫处理政事。

送穆京出门的时候一朵彼岸花飘到了雪景的手中,雪景和小黑仰头望去这才发现漫天彼岸花飞舞,郑雪景望着这彼岸花心满意足的笑了,这每一朵彼岸花都代表了那守着花园的余琰的思念。

灵犀屏风缔结的契约具有十足的强制性,但如果契约中的一方愿意牺牲掉自身的自由而被永久封印,那么契约就会解除,而两个真心相爱之人内心深处的盟约,却是死亡和时间都无法撼动的。

人与狐之间缘尽却不散,缘灭却不分,如今二人的境遇就如同这彼岸花的花和叶,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今天的结果并不是明天的结束,他们会等着彼此,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