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盖大楼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欢乐盖大楼

回答如下:是的,有许多类似于欢乐盖大楼的手机单机游戏。以下是一些类似的游戏推荐:1. 无尽之塔(Tower Bloxx):这款游戏要求玩家建造尽可能高的塔楼,同时要注意平衡和稳定性。2. 木块迷宫(Wood Block Puzzle):玩家需要将不同形状的木块放置在网格中,以构建一条通往目标的路径。3. 拼图建筑师(Jigsaw Puzzle):这款游戏要求玩家通过拼图的方式建造建筑物。4. 空中城市(Air City):玩家需要在空中建设城市,并管理资源以满足城市居民的需求。5. 塔堡(Tower Fortress):这款游戏要求玩家建造和升级防御塔,以抵御敌人的进攻。这些游戏都可以在手机应用商店中找到并免费下载。请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适合自己的游戏。

天天盖大楼2

我不认识罗定,也不认识陈毛,和小郭是多年老朋友,这件事,小郭也没有和我特别提起,只是有一次偶然相遇,说了起来。

我不假思索:“有一些人,不能处在一个狭窄的空间内,在狭窄的空间中,像在电梯里面,他就会感到莫名的恐惧,生出许多幻想来。

”小郭道:“我也是这样想,这个姓罗的,一定是一个极神经质的人,所以才会那样,不过,他的遭遇好像是真的!”我又道:“有一种人,他们将幻想的事当成真的,这一种人,我们也时常可以见到,这是一种相当严重的心理毛病!”小郭笑了起来:“你倒可以做心理医生了,不过最倒霉的是我,我那辆车子,是才从意大利运来的,特别设计,手工制造给他撞了一下,本地无法修补,要有好几个月没车子用!”我拍了拍他的肩头:“你排场越来越大了!”小郭高兴地道:“有那么多人愿意花大价钱来请我,我有个么办法!”我们又谈了些别的,我又顺口问了他一句:“那么,你究买了那房子没有?”小郭道:“我倒想买,不过太太说,看房子撞车,兆头不好,所以打消了原意。

”我又问道:“那么,你甚至没有上去看过?”小郭摇头道:“当然没有!”我打着哈哈:“要是你也上去看过,可能也会有和那位罗先生同样的遭遇!”小郭高兴地道:“我倒希望这样?”他讲到这里,忽然现出兴奋的神情来:“反正我有空,你也不会有事,我们去看看,怎么样?”我摇头道:“那有什么好看?”小郭坚持道:“去看看有什么关系,那大厦的环境,实在不错。

”那个姓罗的遭遇很有趣,或者说是很刺激,我想那是这位罗先生的幻觉,不过,反正没有事情,去走一遭,又有什么关系?我点头答应,和小郭一起去看那幢大厦。

驶向那幢大厦门口的那条路,的确相当斜,所以,当车子驶上去的时候,整幢大厦,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我们到的时候,天已开始黑,在暮色朦胧中看来,二十多层高的大厦,耸立着,十分壮观。

将车停在大厦的门口,和小郭一起下了车,大厦还没有人住,大堂有灯亮着,我们推开玻璃门走进去,小郭大声叫道:"陈伯,陈伯!”不一会,一个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这个人,自然就是大厦的管理员陈毛。

我第一眼对陈毛的印象,就觉得他的神情很诡异。

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或许眼珠太小的人,容易给人家这种印象。

陈毛满面笑容,他自然认识小郭,叫道:“郭先生!”小郭道:“我上次想来看房子,不过后来撞了车,所以没有再来看,高层的单位,卖出去了没有?”陈毛皱着眉:“没有,奇怪得很,这幢大厦,一个单位也没有卖出去!”我听了之后,不禁呆了一呆。

因为无论从环境来看,从建筑来看,这幢大厦,应该在它还未曾建造完成之际,早已销售一空,而竟然一个单位都未曾卖出,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不但我在发愣,小郭也感到意外,他奇怪道:“那怎么会?”陈毛道:“我也不明白,来看房子的人多得很,可是看完之后,没有人买。

”我笑道:“那么,大厦业主不是倒霉了?”陈毛摊着手:“我们老板倒不在乎,他钱多得数不清,本来,人家起大厦,总是一有了图样,就轩始登广告发售,可是他却不那样做,一定要等到房子造好了再卖,现在弄得一层也卖不出去,要是早肯登广告的话,只怕已经卖完了。

”小郭道:“请你给我高层的钥匙,我上去看看!”陈毛道:“天快黑了,我借一个电筒给你!”他一面将电筒交给小郭,又给了小郭两柄钥匙,小郭特地要二十二楼的。

陈毛没有陪我们一起上去,我和小郭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我大声问道:“电梯中的那一排小灯修好了没有?”电梯门虽然立时关上,可是陈毛的回答,我也是听得到的,他在大声道:“早已修好了!”小郭按了“二十二”这个字的掣钮,电梯开始上升。

我和小郭,当然不会是神经质的人,可是当这架电梯,开始上升的时候,我和他互望了一眼,从神色上,可以看出他多少有点紧张,我想我一定也是。

我们互望了一眼之后,心中所想的。

自然都是罗定在这架电梯中的遭遇,是以又不约而同地笑了一下。

我抬头看那一排小灯,数字在迅速地跳动,一下子就到了十五楼,接着,是十六、十七、十八,到了二十楼,二十一楼、二十二楼。

总共不到一分钟,电梯到了二十二楼,略为震动一下,门就打开。

我和小郭又互望了一眼,各自耸了耸肩,罗定是一个有着不自觉的神经病患者,毫无疑问了。

我们走出了电梯,小郭用钥匙打开了一道门走进去,已经很黑了,所以小郭着亮了电筒,那大厦设计得相当好,打开了玻璃门,来到阳台上,暮色渐浓中的城市,灯光闪烁,极其美丽。

小郭看得十分满意,一共有四间相当大的睡房,他也一一看过,然后,他在一间浴室中,洗了洗手,双手抖着,将水珠抖落,走了出来。

他对我道:“很好,我决定买。

”我笑着道:“一幢大厦,要是完全没有人光顾,一定是有问题的!”小郭摊着手:“问题?什么问题?我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打趣道:“要是你搬进来之后,只有你一家人住,这不是太冷清了么?”小郭笑了起来:“那更好,我就是喜欢清静。

”我们说笑着,又到了同一层的另一个居住单位,去看了一下,除了方向不同之外,格局完全一样。

我们又进了电梯,下到大堂,陈毛在下面等我们,小郭道:"很好,我决定做第一个买主,这样好的房子,没有人买,真不识货!”小郭将钥匙还给了陈毛,和我一起出去,我先上车,他打开车门,也准备上车,忽然,他“啊”地一声:“糟糕,刚才我洗手的时候,脱下手表,忘了戴上!”我笑道:“你的又是什么好表!”小郭道:“值得一辆第二流的跑车,你等一等我,我去拿回来。

”我点了点头,我全然没有想到要陪他一起上去,也可以肯定,他一定会很快就会拿了忘记戴的手表回来的。

我看到他又走进大厦,问陈毛取了电筒、钥匙,也看到他进了电梯。

我在车中等着,打了一个呵欠,和小郭在一起,有过不少惊险刺激的事,只怕以这次,最乏味了。

我竟陪着他一起来看新房子!我耸了耸肩,使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塞进了一只音乐盒,欣赏着一曲“月亮河”。

等到“月亮河”播完,我直了直身子,这首曲子,算它四分钟,那么,小郭进去,应该有五分钟了。

五分钟,他应该回来了!我按停了录音盒,向大厦看去,大厦的大堂中仍然亮着灯,管理员陈毛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抬头,看那幢大厦。

整幢大厦,一点灯光也没有,在黑暗中看来,实在是一个怪物,给人以很可怕的感觉。

我在这时候,不由自主,想起罗定的遭遇来,但是我随即自己笑了起来。

小郭去了不过五分钟多一点,我担心什么?我燃着了一支烟,可是等到这支烟吸了一大半的时候,我有点沉不住气了,我打开车门,走了出去,来到大厦的玻璃门前,隔着玻璃门,可以看到电梯。

任何电梯,在最下的一层,都可以看到电梯是停在哪一层的,有一排灯,显示出这一点来,我就是想看看,小郭是不是已经开始下来了。

可是,那一排灯,全熄着,没有一个是亮的。

那也就是说,我无法知道小郭在哪一层。

我又呆了一呆,推开了玻璃门,大声叫道:“陈伯,陈伯!”陈毛又从二楼走了下来,看到了我,奇怪地道:“郭先生还没有下来?”我道:“是啊,他上去已经很久了,为什么这电梯的灯不着?”陈毛向电梯看了一眼,皱着眉道:“又坏了,唉,经常坏,真讨厌!”我在大堂中来回走着,直到第二支烟又快吸完了,我才道:“不对,陈伯,只有一架电梯?”陈毛道:“是的,整幢大厦,只有一座电梯!”我忙道:“后电梯呢?”很多大厦,尤其像这样华贵的大厦,通常是设有后电梯的,所以我这样问。

陈毛却摇着头:“没有,或许这就是卖不出去的原因,很多人都问起过,没有后电梯,顾客不喜欢!”我又看着电梯,用力按着钮,同时,将耳朵贴在电梯门上,我彷佛听到一点声响,那像是电梯的钢缆在移动的声音,如果我判断得不错,电梯不是在上升,就是已经开始在下降。

当然,电梯下降来的可能性大,因为小郭已经上去了那么久,自然应该下来了。

我耐着性子等着,可是,三分钟又过去了,小郭还没有下来。

我向陈毛望去,只见陈毛睁大眼睛望着我,他的脸色很苍白,看来,神情也格外诡异。

我大声叫了他一声,他怔了一怔,我道:“我现在由楼梯上去找郭先生,要是郭先生下来,你千万记得,要他等我,别再上来找我!”陈毛瞪着我:“先生,二十几楼,你走上去?”我没有理会他,已经奔向楼梯口,我急速地向楼梯上奔上去。

普通人,用我这样的速度上楼梯,我相信到了十楼,一定已经气喘脚软,但是我是受过严格中国武术训练的人,可以坚持更久,我一层一层奔向上,每奔上一层,我就走出去,看着电梯在哪一层。

仓惶间没有带电筒,所以我只好用打火机去照看,每一层的电梯数字电灯,全都不亮。

当我奔到了二十楼的时候,开始气喘,这真是极长的旅程,但我只剩下最后两层了,我又奔上一层,大叫道:“小郭!”没有人住的大厦中,响起了我的回声。

我再奔上一层,已经到了二十二楼了,我再大叫道:“小郭!”仍然没有回音,我用力推那扇门,门锁着,我用力打着门,一点回音也没有,我大声叫着,又拍打着电梯门,因为我想小郭可能被困在电梯内,但是仍然一点回音都没有,在这时候,我只感到全身发凉,我再奔上一层,又大声叫着。

仍然一点回音也没有,我亲眼看到小郭走进电梯,而且一直注视着大厦的大门口。

我一想到这里立时又返身奔下楼去。

连续奔上二十几层楼,那滋味,和一万公尺赛跑,也不会差得太远,当我奔到大约是第四五层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下面,传来陈毛的声音,他在叫道:“郭先生,你怎么了?”我又听到小郭发出了一下极不正常的叫嚷声,接着,是好像有人撞中了什么发出来的声音。

当我听到了这些声音之际,我连跳带跑下楼。

到了大堂,看到陈毛倒在靠信箱的那一边墙上,正在挣扎着想站起来。

我连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同时,我也看到,电梯到了底层,门打开着。

我忙道:“郭先生呢?”陈毛指着外面,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我立时抬头向外看去,只见小郭正拉开了车门,进车子去。

在那一刹间,我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不过从他的动作来看,就像是刚杀了人,有上百警察在追赶他!我大声叫道:“小郭!”我一面叫,一面向外奔去,我奔得太急,一时之间,忘了推开玻璃门,以致“碰”地一声响,一头撞在玻璃门上。

那一撞,使我感到了一阵昏眩!这一耽搁,已经迟了,当我推开玻璃门时,小郭已经发动了下去!车子,车子发出极其难听的吱吱声,急转了一个弯,向下直冲了我追出了几步,小郭的车子已经看不见了。

有一件事,我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小郭的心情,一定是紧张、惊慌到了极点,因为他在开车向斜路直冲下去的时候,根本没有着亮车头灯!其实,不必有这一件事,他的惊惶,也是可以肯定的了。

因为他似乎根本忘记了是和我一起来的,就那样一个人走了!当时,我呆立着,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才好,直到陈毛也走了出来,我才转过身来。

陈毛的神色也很惊惶,他不等我开口,就道:“郭先生怎么了?”我道:“我正要问你,他怎么了?”陈毛哭丧着脸:“我在下面等着,等到电梯门打开,他走了出来,我就想告诉他,你上去找他了,可是我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一下推开了我,我叫他,他大声叫着,又推了我一下,将我推倒,就奔了出去,那时,你也下来了。

”我道:“他什么也没有说?”陈毛摇着头。

我又问道:“当时他的神情怎么样?”陈毛翻着眼:“很可怕,就好像……就好像……”他迟疑着没有讲下去,但是我却立时接上了口。

“就像上次那位罗先生一样?”陈毛听得我那样说,连连点头,我不禁由心底升起了一股寒意!和罗定一样,那也就是说,当他一个人上电梯的时候,电梯一直向上升去,从时间上算来,电梯上升了几千米而不停止!我迅速地吸了一口气:“陈毛,你搭过这架电梯没有?”陈毛也现出了骇然的神色来:“先生,别吓我,我一天上上下下,不知要搭多少次!”我望着他,明知这一问是多余的,可是还是问道:“可曾遇到过什么怪事?”陈毛不住地摇着头。

我又向大厦的大堂走了过去,陈毛跟在我的后面,推开了玻璃门,来到电梯门口,我跨了进去,陈毛想跟来,我挥手令他出去。

我按了“二十二"这个掣,电梯的门关上,电梯开始向上升,电梯的速度相当快,一下子就到了十楼,接着,继续向上升。

在升过了“二十”这个字之际,我的心情变得紧张起来。

可是,我紧张的心情,只不过维持了几秒钟,一到亮着了"二十二”字,电梯略为震动了一下,就停了下来,门自动打开。

我走出去,那是一个穿堂,我刚才曾经奔上来过,刚才是那样子,现在还是那样子。

我略呆了一会,再进了电梯,使电梯升到顶楼,又使电梯下降,到了大堂。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陈毛就站在电梯的门前,他骇然地望着我,然后才道:“先生,没什么吧?”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电梯很正常,根本没有什么。

可是,一个叫罗定的人,曾在这电梯里遇到过怪事,小郭显然也遇到过什么,那是为什么呢?我低着头,向外走去,快到玻璃门,我才陡地想起一件事,转过身来,向仍然呆立着的陈毛问道:“刚才我上去的时候,这一排小灯着不着?”陈毛点头道:“着的。

”我推开门,走出去,这一带很冷僻,我要走下一条相当长的斜路,又等了足有十分钟,才截到了一辆街车。

当我在等车子的时候,我才知道刚才我在玻璃门上的那一撞,真撞得不轻,额上肿起了一大块,而且还像针刺一样地痛。

上了车,我对司机说小郭的住址。

十来分钟之后,我一手按着额,一手按门铃,来开门的正是郭太太。

郭太太一看到我,就高兴地叫了起来:“太欢迎了,好久不见!”一听得她那样说,我心就一沉,因为这证明小郭还没有回来。

我忙道:“小郭呢。

”郭太太笑道:“请进来坐,他这个人,是无定向风,说不定什么时候回家!”我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郭太太可能也看出了我神情有异,她神情变得惊讶,望定了我,我吸了一口气,“刚才,我和他在一起。

”郭太太更惊讶了,我又道:“我和他一起到那幢大厦去看房子,你记得,就是上次,有一个冒失鬼从斜路上冲下来,撞了你们车子的那幢大厦!”郭太太点头道:“当然记得,他怎么了!”我苦笑着,我没有时间对郭太太多解释什么,因为我怕小郭会有什么意外,我还要去找他,我只是道:“我们是一起去的,可能发生了一点意外,他独自驾着车,急急地走了,我现在去找他!”郭太太急叫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已奔到了楼梯口,转过头来:“我没有时间向你多作解释,因为他驾车冲向斜路的速度,比那个冒失鬼更快!”我奔下楼梯,还听到郭太太在叫我,我抬头大声叫道:“随时联络!”我下了楼,又截停了一辆街车。

这一整晚,我就指挥着那街卫斯理科幻故事精品集车司机,在街上兜着,当然,主要经过的道路,都在那幢大厦和小郭的住所之间。

大城市中,每一晚上,都有车祸,这晚也有几宗,但却不是小郭。

我又希望能在街上看到小郭的车撞在电灯柱上,可是却也一直没有发现。

一直到天快亮,那街车司机道:“对不起,先生,我要休息了!”我付给他车钱,下了车。

警局里我的熟人不少,几个高级警官都和我打招呼,我没有心情回应他们,等到问完了所有的话,一个警官走过来,道:“有一辆汽车,浮在海边,我们正在打捞,车牌号码是……”他说出了车牌号码,我陡地呆住,而郭太太张大口想叫,可是未曾叫出声来,已经昏了过去。

我也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要是小郭在慌乱中开车,直冲进海中,就此淹死,那实在是太可惜了!由警方安排,到了这船上,汽车已经移到了甲板上,里面没有人,车子的门,关得好好的。

那位警官透着奇怪的神色,伸手去开车门,车门竟全锁着,看来,好像是小郭将车子驶进了车房,锁好了所有的门,然后才离去一样,但是事实上,车子却是在海中被捞起来的。

我也觉得很奇怪,同时,心中也不禁一阵庆幸,因为从这样的情形来看,车子堕海的时候,小郭不在车子中!因为决不会有可能,连人带车,一起跌进海中之后,人有办法离开车子,再回头将车门一一锁上的。

上一篇:篮球app

下一篇:娜穆的制皮合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