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天津男子捡女乞丐当妻子,21年后警方告知:你老婆有问题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乞丐找老婆攻略

来源:鉴史论

2010年12月,天津市静海县西长屯村,孙风落苦恼地坐在家中,脸上尽是迷惘。

因为这几天,不断有人来他的家,说要找他的妻子李芳。有人告诉孙风落,李芳的真名其实应该叫李蓓香,身上大有秘密。尤其是其中一个人,甚至称自己是李芳的前夫。

孙风落只觉得这一切无比荒诞,却又不敢完全不相信。

1989年,天津男子捡女乞丐当妻子,21年后警方告知:你老婆有问题

李蓓香

一直到12月末的一日,几位警察找上了门。

警方对孙风落说:“你知道你老婆的真实身份吗?在我们信息里显示,她曾经结过婚,却早在20多年前就被当时的丈夫给杀死了!”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谈及自己的妻子李芳,孙风落永远忘不了他们相遇的那一日。

当时是1989年的一个深冬,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傍晚,孙风落结束一天的工作,从厂里匆匆赶回家,然后就在路上遇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对方看起来脏兮兮的,蓬头垢面、衣衫单薄,无助地蜷缩在风雪中,被冻得瑟瑟发抖。

孙风落本想不管,直接路过。但恻隐之心还是让他停下了步伐。

孙风落

女乞丐望着他,可怜兮兮对他说:“大哥,我现在又冷又饿,你救救我吧。”

孙风落想了想,反正对方是个女的,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应当没什么危险,所以犹豫片刻,就答应了下来。这样,他将这名女乞丐带回了家。

到家之后,孙风落做了吃的,让对方填饱肚子,又拿出自己宽厚保暖的旧衣物,让对方换洗穿上。

原本,在他的想法里,打算等风雪停后便送女乞丐回家。然而无论他怎么询问,除了得知对方名字叫李芳外,其他的一切信息,女乞丐都不愿意透露半分。

孙风落只好猜测,对方或许是和家里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才离家出走。因此也不再询问,只让对方先好好地住下来。

一天、两天……转眼就是二十多天过去。

这二十多天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屋,难免升起几分旖旎之心。李芳需要一个依靠,恰好孙风落也尚未婚配。一来二去,两人互表心意,顺理成章结为了夫妻。

李芳拿不出户口本,属于黑户,所以两人的结婚办得很草率。然而他们一直很恩爱,极少吵架或发生矛盾。

如此,春去春又来,一晃就是21年过去。

在这21年里,夫妻俩风雨同舟、携手相伴。

李芳为孙风落生育了一儿一女。两子读书都很争气,皆顺利考上了大学。夫妻俩眼看着就要卸下重担,可以放心地准备颐养天年,不料从2010年12月初开始,陆续有人找上门来。

这些人中,有一位自称是李芳的前夫。他告诉孙风落,说李芳本名其实叫李蓓香,20多年前,他们结为夫妻,不过李蓓香后来却欺骗了自己……

孙风落对这些言论,将信将疑。直到几天后,警察也到来。他们找上了孙风落,问他:“你知不知道,你老婆李芳的真实身份,她其实本名应该叫李蓓香?”

孙风落摇了摇头,民警接着说:

“在我们的信息里,她结过一次婚,不过早在20多年前,她就被当时的丈夫给杀死了!那个人,前些天好像还找过你,就是罗开友……”

“罗开友是个杀人犯,亲手杀掉了自己老婆李蓓香,还把她沉尸河底。”

这是四川省雷波县渡口乡里,所盛传的一句传言。

该传言的起源,始于1989年1月24日。这天下午,有人从粮站附近的金沙河畔里,目击到了一具浮尸。

目击者匆匆报了案,警方随即赶到,对尸体进行检查。

死者是一名女性,从河畔边打捞上来时,已是浑身浮肿,没有头发,面目全非。

这人会是谁呢?

由于那个年代还没有普及DNA技术,所以对于女尸的身份,警方也没法直接判断,只能先将其拉回去,请法医查验,再逐步实行调查。

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时候,一位大妈却突然跳了出来,红着眼眶,指着尸体,直称这是她女儿李蓓香。证据就是女尸手上戴着的顶针,大妈说不会认错,这是她亲手送给女儿的。

罗开友

大妈一边哭,一边说道:“一定是罗开友,他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看我女儿不顺眼了。他们一家人都是,肯定是他们杀害了我的女儿!”

民警纷纷感到错愕。但见大妈哭得真切,表情不似作伪,而且尸体也的确没法确认,因此便相信了她所言,转头将罗开友传唤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警察向罗开友问道:“昨天下午,我们在河岸边发现了一具尸体,李蓓香的母亲说那具尸体就是李蓓香,指认你为杀人凶手,你承认吗?”

罗开友情绪激动:“什么承不承认,我根本没干过这事儿!李蓓香什么时候死了?我不相信,我要看照片!”

警察沉吟了片刻,随即让法医带几张拍的照片过来。罗开友凑近了照片,不用仔细看,只是乍眼过去一瞧,当即便跳了起来,怒拍法医一巴掌。

“你们验的什么尸,这人根本就不是李蓓香!我没有杀人!”

几名警察强行按过去,控制住了他。一名老警员沉声说道:

“有没有杀人你说了不算。我们也还在调查中,传唤你来不是说你一定就是凶手,只是有嫌疑。但既然你认为这人不是李蓓香,我们就会再仔细调查清楚。”

李蓓香

话虽如此,然而罗开友是杀人凶手的事,却不知为何,在短短几天内,以极快的速度疯传开了。

左邻右舍都知道了这件事。当着罗家人的面,他们讳莫如深,背地里却不停地谈论。

有不少人都煞有介事地讲述道:

“李蓓香就是被罗开友杀死的。他把李蓓香吊在自家的房子上,吊死之后又放在脚盆里,烧开水来烫。然后把头揪掉,手也拧断。在她体内埋进去三个石头。最后找来几个大汉,趁着夜色沉尸河底……”

罗开友

还有人描绘得更加绘声绘色,直称自己在现场,向众人娓娓说道:

“我就住在挨着罗家的不远处。就说那天晚上,我半夜起来上厕所,却看见他家还有点灯光。不一会儿,我尿撒完,就看到有几个高大的影子在他家门口,动来动去不知忙活啥,现在看来,原来是忙着扔尸体……”

传言一风行便难以制止。而大家之所以会认定罗开友就是杀人凶手,理由无非两点:

一个是李蓓香失踪得太神秘,不知去了哪儿,乡里都没有人看到过她。

二则罗开友平时脾气有些暴躁,他与李蓓香虽为夫妻,可感情并不顺畅,一直以来都矛盾重重。

罗开友

李蓓香是一名代课教师,罗开友是一名军人。两人是经媒婆介绍,才互相认识的。各自都看对了眼,所以感情进展很快,不久在李蓓香的主动提议下,二人结了婚。

那会儿的年代,一人当兵,全家光荣,教师的社会地位也不低。所以在乡里人看来,他们两人属于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很可惜,这段婚姻遭遇了重大波折。

罗开友虽与李蓓香结婚,可结婚的第二天,他就因为接到紧急任务,到部队去了。这一去就是大半年,结果回来后,李蓓香竟然怀了孕,生下了孩子。

对外,人们问起,李蓓香都说这是他与罗开友的孩子。但罗开友听后却勃然大怒,自个儿的事自个儿清楚,从认识到现在,他和李蓓香之间可是清清白白,就连手都没牵过几次,又怎会让她怀孕呢?

毫无疑问,李蓓香出轨了。愤怒之下的罗开友直接回了部队。

其间,他内心无比矛盾,也想过是不是要原谅对方。毕竟,虽然出轨的是李蓓香,但这事儿要传出去,伤害的却是他罗开友的面子。而且从认识到现在,他也大部分时间都在部队里,很少对李蓓香有过关照。

不过,思来想去之后,罗开友还是觉得,这事实在太过让人难堪,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儿,又怎么能忍气吞声呢。所以他在部队里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打算让李蓓香签下。

罗开友

罗开友本以为,这事情可以和平解决,只要大家好声好气地谈判,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谁曾想,李蓓香像是赖上他了似的,无论如何也不肯签字。

包括罗开友在内的罗家人,对此当然无比愤怒,一日,他们就同李蓓香大吵了起来。他们打算用强硬的手段,逼迫李蓓香签字,可还没开始付诸行动,李蓓香就跑到院子里,大声呼喊:

“救命啊,罗家人打我了,他们都虐待我,要打死我!还想给我灌农药!”

喊完,李蓓香就两眼一闭,“噗通”倒在院子里,装作真的被灌下农药、中毒的情况。而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其实还有好几次。可以说,为了不离婚,李蓓香是无所不用其极。对此,罗家人当然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他们并不想放弃,最后终于约定,在1989年1月15日腊八节那天,两家人一同聚头就相关事情进行谈判。但是正谈着,李蓓香突然起身,头也不回地向门外冲去。

罗开友赶紧想去追,不料被李蓓香三个姐妹挺身出来拦住,最后只能放任对方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李蓓香出走了。一开始,罗家人只以为她回了自己娘家,这样也好,落得个清净,罗开友从没想过要把她再找回来。可是谁都没能料到,半个月后,竟然就有人声称在河边发现了李蓓香的尸体,凶手就是罗开友!

被传唤到派出所后,看着照片,罗开友瞬间就火冒三丈!说自己杀人没问题,毕竟按照常理,李蓓香如果真遇害了,自己嫌疑最大。但那照片上的,根本就不是李蓓香啊!这不是无中生有吗?

罗开友气愤不已,无论如何也绝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警方见状,为慎重起见,也只是拘押他,然后进行更深一步的调查。

最后的结果,在二十多天后出来。经过法医的详细检测,那具被发现的女尸,实际年龄应在四十岁以上,与李蓓香的二十多岁不吻合,所以不是李蓓香。

罗开友被无罪释放了。不过警方给出的声明却模棱两可,没说他不是杀人凶手,而是说:“李蓓香下落不明,作为丈夫的罗开友负有责任。”

这句话虽然是澄清,但效果并不好。同乡的人看到警方通告后,仍旧认定,罗开友就是杀害李蓓香的凶手,之所以没被抓捕,只是由于证据不足罢了。

这些谣言,给罗开友带去了极大的痛苦,他的家人也在人们的指指点点中过活。

不堪忍受这一切,罗开友决定自己去寻找真相,为自己做澄清。他知道,李蓓香肯定没有死,只是不知道究竟去了哪里。而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她给找回来。

由此,罗开友开始了长达20年的寻人之旅。

这20年间,他捕捉过李蓓香的下落。曾得知成都的一个工厂里,有一名叫李芳的女人,与李蓓香除了名字,其余各方面信息都吻合。然而等罗开友匆匆赶去,却不见其踪影,老板说她两天前便离职了。

李蓓香

如此不断地追寻,罗开友从未想过放弃。这期间,罗开友与一个名为文燕的女人再度结了婚。可因为寻找李蓓香已经成了他的执念,只要一得到有用的线索,罗开友还是会跑出去寻找,一走就是大半年,根本顾不上家庭。所以没几年,罗开友就和文燕离了婚。

时间一晃就是21年。曾经意气风发的青年罗开友,已年近五十,头发都发白了,但他仍然没有放弃寻找。

终于,在2010年,罗开友认识了一个叫姚连军的人。这人曾经在警局工作过,有着丰富的办案经验。得知罗开友的经历后,他建议道:

“全国这么大,叫李蓓香或者李芳的人有多少?你这样找,那不是大海捞针吗?我觉得,李蓓香既然没死,你真想找她,还得从她的家人入手。”

姚连军

罗开友接受了姚连军的建议,并请他帮助。这位姚连军化身卧底,先是主动找上李蓓香的父亲李兴发,一起做生意,还帮他赚了不少小钱。关系熟络后,接着就开始旁敲侧击打听当年李蓓香的事。

李兴发告诉姚连军,当初李蓓香嫁入罗家后,过得并不幸福,因为罗开友脾气不好,经常家暴,没少殴打她……

捕捉到这一关键点,姚连军灵机一动,隐晦地诱导李兴发,向他说道:

“你说的这个事儿吧,其实可是个发财的好机会。只要找着李蓓香,向法院告罗开友家暴,赔偿金最高就可以达70万元!”

果不其然,听到可以赚钱,李兴发立刻动心了。

姚连军顺势补充:“不过,如果要告,必须证据足才行,也就是她本人必须出现,不然就没法儿……我刚好认识几个朋友,如果你想操作,应该可以帮上你忙……”

于是,姚连军顺利从李兴发那里,拿到了李蓓香的电话号码。

根据李兴发的阐述,李蓓香并没有死,20多年前那次谈判她跑出后,其实是跟随自己一位堂哥去了成都。后来的确失踪过一段时间,但没有几年,她又主动打电话联系了家人……

顺着这些线索,罗开友踏上了去往天津的火车,来到静海县……就这样,2010年的12月末,时隔21年,罗开友终于找到了已化名李芳的李蓓香,并借由警方和政府的帮助,向全乡开了一场证明会,自证了清白。

“我罗开友今天回来了,我没有杀人,没有罪!”

罗开友内心的沉重担子终于撂下,从此,他不必活在被人指责的阴影当中。

而李蓓香,其丈夫孙风落得知这一切后,看着妻子通红的双眼,也未心生芥蒂,反倒温和宽慰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不管你20年前是怎样的,但这20年来,却是你一直陪我度过的。今后,我们还要一起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