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装备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合金装备

合金装备5幻痛杰克的捏造方法如下:首先,捏造幻痛杰克需要注意细节和特征的准确再现。幻痛杰克是合金装备系列中的重要角色,捏造时需要注意他的外貌、服装和特征,以使其与游戏中的形象相符合。以下是捏造幻痛杰克的具体步骤:1. 头部:选择与幻痛杰克相似的发型和脸型,注意他的眼睛和眉毛的形状。2. 身体:幻痛杰克的身材偏瘦,选择合适的身高和体型,注意他的肌肉线条和身体比例。3. 服装:幻痛杰克通常穿着黑色的紧身服装,可以选择类似的服装,并注意细节如口袋、装饰等。4. 配饰:幻痛杰克通常佩戴眼罩和手套,可以选择相似的配饰来增加角色的辨识度。5. 姿势:可以根据幻痛杰克在游戏中的动作和姿势来调整角色的姿态,以增加逼真度。通过以上步骤,你可以捏造出一个与幻痛杰克相似的角色,使其在游戏中更加逼真和符合原作形象。

合金装备五的静静全光

那如同蚯蚓般的刀疤在皮肤上,就像咖啡里爬出一个蟑螂来,很难受。

几个月前,二胡就告诉我,黄茜这个女人有精神方面的毛病。

我不以为然,心想,一个说话如此有逻辑性,表情永远淡然的漂亮女人,怎么会有神经病呢?很多年后,我才发现,这世界上果然有这样一群女人,在正常和不正常之间来回游走。

黄茜蜷缩在被子像个受惊吓的猫一样,在前面的得意洋洋被我不理之后,她走进了浴室,洗完澡穿着我的白衬衫,我坐在沙发上抽烟,沙发的旁边是一张很大的床,她就蜷缩着。

头发湿漉漉的。

我杀了一个人,我杀了一个人。

黄茜突然坐了起来,将枕头抱在怀里,眼神空洞洞的,嘴里喃喃道。

事情追溯到三个月前,那天我和大胡二胡姐妹俩在避风塘吃宵夜,记得那天大胡的男朋友也来了,一个长得很像王宝强的男人,关于像王宝强这件事,是很多年后王宝强出名后,我才想起来的,那会总觉得大胡怎么就找了个土逼到掉渣的男人。

后来二胡告诉我,那个土逼是开服装厂的,非常有钱,老婆也漂亮了,可是他觉得大胡适合做他的妻子,于是就紧追不舍,甚至想净身出户,就为了大胡。

大胡私下对我说,麻痹的,还净身出户,要是净身出户了,那么我就直接给他净身了。

那天是王宝强买的单,王宝强问大胡晚上有什么节目没,二胡抢先说,去钱柜唱歌吧,那会二胡正盯着我,总是变着法哄我开心,我却永远开心不起来,因为二胡是大胡的妹妹,我和大胡上过床。

我说多叫点人唱歌吧,热闹点。

就是那天晚上看到黄茜的,那天她穿着粉红色T恤,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高跟的凉鞋,脚趾和手指都是黑色的指甲油。

那一晚上我如坐针毡,几首拿手的歌跑调跑到了外婆家的澎湖湾。

后来黄茜在床上对我说,那天她盯着我看了一晚,我问为什么,黄茜说,你长的很像我的父亲。

我没见过黄茜的父亲,我总觉得这个理由很操蛋。

黄茜不是个有恋父癖的女人,据二胡说,在黄茜的情史中,一水的都是小正太,没有一个是比黄茜大。

整个夏天,黄茜都是牛仔裤T恤衫,我没看见她穿过裙子。

手上总是戴着宽边的手表,连睡觉也不脱掉。

于是我们在床上就会出现这一幕,两个赤裸身子的男女,浑身上下都是光的——那块表就变得格外让人注目。

她和大胡不同的是,大胡上床后,衣服总是一件一件的开始脱,黄茜是从洗澡间出来,就是光着的——忘记了,应该不是全光的,还有块手表。

我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看了眼黄茜。

黄茜突然笑了,陈祈,你他妈就是一个混蛋。

电视上正放着情景喜剧东北一家人。

我他妈哪里混蛋了?我也笑了。

你就是混蛋,黄茜又说道。

我不想陷入琼瑶剧里,于是就立刻关闭了这场无聊的对话,我起身走了出去,我忘记了,房子是我租的。

其实那会应该出去的是黄茜,如果那天出去的是黄茜,那么后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如果再追究,如果那天的事情不会发生,那么这篇文字也无法形成。

因果循环,有些事情注定了,就不可避免。

这座城市在有时候显得是那么的薄情,但更多的时候是冷酷,冷酷到像一流杀手的刀刺在目标上,刀抽血流人走,不留一点点温度。

这六天了,我一直住在办公室里。

二胡说过,像黄茜这样有精神病史的女人,会把割腕当成兴趣和手段的。

她不会为一个人而割,她会为很多人去割。

王家卫在阿飞正传中说,有一种鸟,一直飞,直到有一天飞不动了,那只鸟就死了。

黄茜就是那只鸟,只是她不会飞,只会割腕,等有一天她不割腕了,她也就死了。

你来了啊,黄茜正在吃着二胡给她削的苹果,表情云淡风轻的,声音很稳,就像央视的播音员一样。

黄茜的普通话很标准,作为一个福建女人来说,把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黄茜做到了。

二胡看见我来了,就赶紧对我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出去谈。

我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我说,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二胡说,我和你一起去。

黄茜的眼神突然变得黯淡,陈祈,你能陪陪我嘛,我有话要和你说。

二胡见状,先走出了门口,病房里就剩下我和黄茜。

对不起,黄茜小声的说道,表情就像一个没抢到棒棒糖的小孩。

我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手中的苹果核接过,顺便放在垃圾桶里。

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吧!我帮黄茜穿着衣服,黄茜的身体很单薄,皮肤因为失血变得苍白的可怕,头发散落在肩膀,手腕上缠着洁白的纱布。

几年后,一个长得比较难看的女人写了一些算是很著名的小说,小说里面写过割腕女子的表情。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吧!这句话是电影台词,也是黄茜回到家里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家里已经被打扫干净,这多亏了二胡。

什么叫重新来过,我真不懂。

我一直觉得,感情这个东西,根本不能拖泥带水,要断就要干干净净。

这也是我最想知道的问题,我渴望一个真实的答案。

没什么,我只想证明我是爱你的,我可以为你去死。

黄茜的眼神突然从黯淡到坚强无比,这个瞬间的变化就像很多红色电影里,某些人听到某主席后的眼神,闪着强烈的光芒。

那我告诉你,黄茜,我永远不会感动,因为如果你死了,我会受到警察的盘问,我会受到很多人的指责,如果你不死,我更难受,那么很多认识我们的人就会觉得我陈祈是一个烂人,是一个专门伤害女人的男人。

三:关于值得爱与不值得爱这个话题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记得小时候小朋友们在一起玩,有时候生气了会说,我不和你好了,不和你玩了。

小时候我们这样,长大后我们依然这样。

那晚对我朋友的打击很大,但是对我来说,这是常态。

当你选择和很多女人上床的时候,那么和你上床的女人自然有权利选择很多的男人。

黄茜像个小媳妇一样的在厨房里忙乎,她买了鸡肉,买了新鲜的青菜,还买了点牛肉和咖喱番茄洋葱和土豆,她说要做最好喝的罗宋汤给我喝。

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厨房和客厅成了俩个世界,本来我和黄茜就是俩个世界的人,无形中那堵墙成了最好的分界线。

再追溯到几个月前,那会我和黄茜刚刚认识,她看了很多我写的文字,那些文字都是记载在一个厚厚的日记本上。

从那天起她就每天洗头不吹头发,洗完澡不披浴巾,直接穿上我的白色衬衫。

双腿是裸露的,脚趾是黑色的。

黄茜说,她要写一篇最牛逼的小说。

我说,你写不了。

黄茜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你每天晚上都要ZA,没时间写,那些小说写得极好的女人,都是缺乏性生活的。

黄茜说,你是个大混蛋。

我说,再过十年我真是大混蛋了,现在还是小混蛋的。

黄茜的字,在很多人看来都是极好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可以读得下去的文字。

她的文字很诡异,段落和段落之间总是毫不相干,第一段她写她是一个外星人生活在地球上,第二段她会写在一个教堂里,她听见上帝对她说,孩子,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

罗宋汤配蛋炒饭才好吃,可是那天晚上家里没有鸡蛋,我喝了两碗汤,吃了一小碗饭后,黄茜开始在厨房里洗碗。

我在客厅里看电视。

我们可以谈谈么?黄茜洗完澡出来,披着浴巾。

手上的纱布已经去掉了,戴了一个白色护腕,护腕上又戴着一块卡地亚手表。

你知道吗?我明知道你不会只喜欢我一个人,而我却相信你只会喜欢我一个人,我是不是很傻。

黄茜手上拿着水果刀,飞快的削着苹果。

我突然产生一种幻觉,仿佛我就是那个苹果,黄茜总有一天会拿着那把水果刀朝我身上飞快的削去。

时钟沉闷的响着,我在思索着怎么回答黄茜的问题。

我是个不喜欢解释的人。

因为我知道,一件事情当你需要用力去解释的时候,那么答案其实是不重要的。

四:黄茜失踪了,在她失踪后的半个月里,我一直没有回家,关于那天晚上我们谈了什么,二胡总是在问,二胡的好奇心很强。

二胡告诉我,黄茜和她认识地很早很早,从读幼儿园就开始认识了,黄茜早熟,读初中那会就开始恋爱,十七岁那年,她和她父亲的同事私奔了。

等到十九岁回来,她父亲扬言要打断她的腿,黄茜一言不发。

后来黄茜的母亲千方百计的才知道,本来黄茜是不回来的,因为那个男人实在忍受不了在外面的漂泊,突然有一天思念起自己的老婆和孩子,毅然决然地告诉黄茜,他要回去。

——黄茜手腕上的第一道伤口就出现在皮肤上了。

我告诉二胡,在感情这件事上面,女人总是比男人显露出的勇气更大,虽然到现在我还不明白到底是活着勇气大还是死去勇气很大。

就在一个月前,我和黄茜开始有了矛盾,原因不是我在外面有女人,而是发现我的生活苍白到无聊,枯燥到乏味。

她说,陈祈,这样下去我会疯的。

我说,这个世界这么多疯子,多了你一个也不算多。

黄茜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我说,我会在墓园里朗读《圣经》。

黄茜失踪了,但是我依然能进去她得私密博客。

因为博客的密码是Asura 阿修罗。

上面很多日志都删除了,只剩下一篇,标题是《那些花儿》:这个世界上肯定有外星人的存在,因为我看见过,他是个长相古怪的男人,但是很可爱。

我就呆在房间里,连客厅都不敢去,我想喝水。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男人,可是这些男人都不如外星人那么可爱。

他们总说着逻辑非常清楚的语言,想表达自己欲念。

我昨晚又做了一个梦,梦里面上帝爷爷告诉我,我是天国里最美的天使,可是我现在没有翅膀,有一种无力感。

我想我是该离开的时候了,如果说第一个男人像我第一次吃到哈根达斯一样的难忘,那么之后的男人就像遍地的星巴克,让人觉得厌恶,让人作呕。

隔壁的那家咖啡馆开始卖葱油饼了,我想等吃完葱油饼后,我就离开了。

五:再见到黄茜,是一年后的夏天,二胡告诉我黄茜进了戒毒所。

在戒毒所看到黄茜,黄茜的脸苍白得连血管都能看见,眼圈是青色的。

穿着竖条纹的病号服。

黄茜很惊讶我能去看她,可是当她看见二胡在我身边,眼神突然就变得黯淡无光。

黄茜递给我一个日记本,然后转身离去。

日记的扉页上写着:我说我看见了上帝,可是他们不相信。

没过瘾?iPhone/iPad用户可以到苹果商店搜索【每天读点故事】下载继续收看,有笑有泪温馨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