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睡眠舱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中国最佳共享睡眠舱推荐

“共享”好似一个筐,啥都能往里装…继共享单车之后,我们迎来了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衣服共享KTV…现在,居然又出现了一个 共享睡眠2017年,共享经济成为新的创业风口。

万物共享热潮预示着线下创业机会的崛起。

两个月以来,创业邦以「共享新经济」为主题,走访了 20+ 家初创公司,以及 IDG资本、光速中国、元璟资本等顶级相关投资机构,带来一手好料和最新的思维方式。

这是我们的第 14 篇报道。

近日,名为“共享睡眠舱”的共享床铺模式,在北京、上海、成都纷纷出现。

这个共享睡眠项目又可称作“无人酒店”。

24小时营业,没有一个服务员,没有押金、没有额外计费,不用登记身份证,用手机扫一扫,开门就睡。

共享睡眠舱类似于太空舱的设计,有上下两层,每个床位的长度约为两米,宽度约1.2米,能够容纳一个成人的睡眠空间。

睡舱里有阅读灯、“太空蓝”装饰灯、镜前灯,电源接头、USB接口,还有一个风速调节旋钮,可以调节舱内进风量大小。

舱门关闭以后,从外面是打不开,睡醒以后离开,舱内会自动开始紫外线消毒。

至于床品嘛,睡眠舱旁边堆放了许多一次性用品,包括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等,不收取费用。

整个环节都是自助的,包括拿床单、毛毯。

使用完以后,顾客自行把这些东西分类扔弃在指定的塑料筐内。

根据“享睡”小程序上的价格显示,这样的共享睡眠仓体验价格是高峰阶段收费10元/半小时,非高峰阶段6元/半小时,半小时以上按分钟计费,每天最高58元封顶。

另外,包月788元/月。

目前,这家共享睡眠仓开进了北京、上海、成都三个城市。

可以在小程序查看你所在的城市附近的睡眠舱在哪。

可以看到每个地点,有几个舱位,以及剩余空舱的数量。

共享睡眠仓多半放在办公地区,这主要是由于广大白领睡眠不足,同时又渴望得到私密的休息空间。

午饭过后,总是很困,在共享床铺躺着打个盹儿,可谓是无比享受。

”然而,也并不看好的人。

网友“亲爱的你醒一醒”体验过后评论:“脚臭的不少,床垫也不舒服,不是特别困很难入睡。

这个天气,感觉像是进入了微波炉…新模式出现,必然也需要解决新的问题。

① 睡眠舱内的隔音不太好,因此邻居的咳嗽声、鼾声,声声入耳。

韩悦表示,针对声音比较敏感的用户,共享睡眠舱会提供一次性耳塞,同时,也有场地运营专员进行维护,对人为噪音进行劝导。

② 卫生怎么保证?“有洁癖的处女座表示不能接受。

另外,在高峰期我们的保洁人员会在门店中进行卫生、消毒工作。

”③ 它和公众更为熟知的“胶囊旅馆”,或者传统模式的“钟点房”有无本质不同?跟酒店的小时房来比较一下。

酒店小时房一般4小时起睡,从网络上的报价来看,每4小时在100-150元之间,按照最高价格150元,半个小时是15元。

共享睡眠高峰期的价格是每半小时10元,比重点房便宜不少。

但是如果考虑到空间大小,共享空间的性价比就不再具有优势了。

当然,共享睡眠打的就是短时优势,起睡半小时,在起睡时间和距离上存在一定的优势。

④ 从外部打不开的门,安全过犹不及共享睡眠的太空舱,进去之后,舱门自助关闭,从外部无法正常打开舱门。

这样的密闭环境,让人们对安全问题产生怀疑。

但是也不能保证了安全,打扰了睡眠体验。

一个是要确保门可以由专人从外面正常打开;另一个是睡眠者可能出现的个人状况,不得不做好预防,双方可以共享睡眠截至时间,方便工作人员提醒或观察。

共享睡眠仓目前在北京有十六个场地,大概有几十台,上海有三个场地,成都有一个场地。

下一步,公司计划在南京、青岛、深圳设点。

据韩悦介绍,目前共享睡眠舱分为两种形式运营,第一种是选择联合办公空间进行合作,另外一种是采取场地租赁形式,进行体验店建设。

邦哥了解到,这样的睡眠舱大约在几千元/台。

成本再包括租金,运营的成本,属于“重资产”的一门生意。

使用它的场景主要有写字楼附近,适用于常态的午休时间;还有一种例如机场、车站这样的临时借宿的场景,这样的使用频率属于偶然性质的。

需求是有,但是在这样的成本下,可能不容易很快扩张。

从睡眠切入房屋或空间共享是一个新的玩法,但是怎么玩才能让更多的人逐步接受共享睡眠,还要看操刀人怎么玩。

网友对于这样的共享新经济也是各抒己见:有人表示很赞同▼有人提了新需求▼Daddy阿真:以在商场步行街之类的地方设置,“女朋友逛街,我可以睡觉,玩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