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凶宅笔记之九子镇真龙

村长回忆了一下,说那个人也没什么太明显的体貌特征,人倒是有些发福,倒也不算很胖,长相上倒是比较敦厚,说话什么的也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我其实对那个高人一点也不好奇,但朋友的表情却有些古怪,他低头像是琢磨了一下。忽然抬起头问了这个村长一个问题,那个高人是不是个六指?

听到朋友这么一问我心里也是一惊,我看了眼朋友见他的表情并无说笑的意思,我又把目光转回到村长脸上,等他说出那个答案。可是村长却好像对此没什么印象,说他当时也没有注意到对方的手,所以现在我们这么问,他也回答不了。朋友的眼神一下就变得很失望。

我心想这事情的发展应该没这么离谱。上次这个六指骗我和朋友去别墅,破了一个九子镇真龙的镇,现在又跑到一个毫不相干的村长家来,专程用风水局想害的他家破人亡,他是怎么想的?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联系?我从朋友的表情上并没有窥出什么,而朋友也并没有从村长嘴里得到他最想知道的讯息。所以干脆结束了谈话,我们就准备启程回家。

#凶宅

村长本来还挺好客的想留我们吃顿顿饭,被朋友拒绝了,我就给他留了一个户头,俩人就直奔机场,去机场的路上。我问朋友,他怎么会问那个高人是不是六指的?朋友摇摇头说他只是很好奇而已。因为之前的经历他总结起来,那个六指肯定也是个懂行的人,而这一行里面不能说互相认识,但起码也都能略知一下对方。

而这个六指之前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倒不是朋友的耳朵听得有多广,而是这样一个有着明显特征的人,肯定还是会传出一些消息来。而这种风水局,看似简单到只需要挪动一些家具的方位,布置一下摆件的位置,调整一下搭配的颜色。看似跟家装设计师没多大区别,但细究起来,没有一定本事还真弄不成这个。所以他就猜测着问了一句,结果也没有个答案。

我听朋友说了一堆话,我其实基本没听进去。不知道为什么从村长家出来我就时断时续的有些耳屎,我摇晃了几下脑袋才能好一点。可是隔了不久又会反复,我倒也没太在意。可能是这几天的休息不是太好的缘故,正想着回家是不是得吃点六味地黄丸之类的药,记得看广告上说这个是管治耳鸣的。

朋友却忽然叫司机掉头不去机场了,改坐大巴走,我问其原因才知道,朋友担心一会他带着这个鼎可能过不了安龘检,我这才想起来那个鼎还在他包里,我就央求他拿出来让我再看看。朋友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同意,反而把包往他身边移了移。

我看他这架势,心话难道是个古董?回头跟他分钱的时候这个得算在里面。本来坐飞机很短的路程被大巴的四个轮船子瞬间延长了,但依旧还是一路无话。朋友从上了车就开始睡觉我也是无聊,只能玩玩手圈机游戏。玩累了我也想小睡一下养养圈精神,却发现耳鸣好像越来越严重了,耳朵旁边响起来已经严重到听不见周围的任何声音了。我就有些害怕,把朋友推醒把事情跟他说了。

朋友告诉我,这个可能是我听了我们焚冤圌魂时候的声音,有些堵了脉络里的真气,他回头介绍一个土郎中给我认识,鼓捣几下就没事了。说完他就继续眯着睡觉了。朋友既然说了无大碍,我也就放下心来,干脆也闭起眼睛,无奈耳鸣的实在有些难受,一路上都没有睡着。

车进了站点,朋友已经睡的差不多了,本来我们是打算打一辆车回去的,可是无奈我的耳鸣实在难受,朋友就给我说了一个地址,让我去找一个叫刘瘸子的人。我干脆也就没回家,直接打车去找了那个叫刘瘸子的人。

其实这个人我并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可是要说去见他,我倒是头一回,之前就听朋友讲过刘瘸子的本事,据说会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偏方,比电视剧里那个神医喜来乐都能耐。朋友还举例讲了几个刘瘸子治好的经典病例。

不过我却没太大兴趣,因为对于这种偏方的能治病的可信性我并不是很看好。我觉得但凡如果这个偏方管用肯定就会引来做医药的公司,根据这个偏方去研制相关的专业。商人都是是逐利的,我都不例外。那些做大生意的肯定也都是能闻见商机的人,所以我认为他们不可能把这些偏方的商机视若不见。

不过朋友既然叫我去了,肯定这个人还是靠谱的。而且我也是真的想见他一面。因为我还挺好奇,见过阎王爷真身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之前听朋友讲过刘瘸子其实原本不瘸,最早也是有正经工作,上朝九晚五的班。

那得是十几年前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很热刘瘸子刚下了夜班,家里有闷的让人睡不着觉,干脆扑了个凉席躺到了当时他们家方圆的楼顶上。

可是这一觉睡下去竟然就没再醒过来,家里人都以为他死了,哭天抢地都已经准备火化了。可是刘瘸子又奇迹般的醒了过来,醒过来就跟家里人说他被勾魂的小鬼抓走了,说他是什么大恶之人,然后被带到阴曹地府的大堂上去审问,结果人家阎王爷看了几眼发现是勾错人的魂了,就让小鬼又把他压了回来。他也是害怕,本来就吓得尿了裤子,眼瞅着跟着小鬼回来都走到家门口了。

恐怕小鬼变卦,没等小鬼把他叫上的铐子全部解开,就直接往家门里扑了进去,结果等到醒来有一只没解开铐子的脚就平白无故的坡了,去医院去查了,大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当静脉曲张治了一阵子也不见好转,刘瘸子就从此落下这么一个外号。这当然都是刘瘸子一家之言,谁也分辨不出真假。

但是他瘸了这一点倒是有目共识,但死而复生这种事情抛开玄学不说,科学上也是有所谓的假死状态的。所以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刘瘸子后来的事就很离谱了,据他所说,瘸了之后他的心情就很低落,整日做梦。有一晚他梦见之前勾他魂魄的小鬼又回来找他责怪他不应太心急。现在脚上铐子已经回了阳间是打不开了。

不过那个小鬼倒是在梦里传授给他的一些偏方,说是看在抓错人的事情上赔给他的。刘瘸子一觉醒来竟然真的还记得这些偏方。而后的日子里也尝试着用了几次,倒也真的见效。索性他就开始靠这些偏方招摇撞骗过火,久而久之倒也有了些名气。

我寻思着刘瘸子多半是为了给自己涨身价,所以编出了个这么邪乎的故事。但不管真假,我也是去见了他再说,大不了他让我吃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不吃便是了。我拿着刘瘸子的地址就直奔了他家。他所住的位置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些世外高人那么偏僻,反而就在一个很繁华的地段上。只是房子有些老,据说很多开发商都想要这块地皮,可是无奈拆迁的补偿款太高谈不拢,所以就一直这么搁置着。

我也并没多费功夫,按着门牌号找到了刘瘸子家,走到门口才看见他家门上其实是用红纸写了一个刘姓的名字,估计是他的本名当做招牌。我敲了门见到了刘瘸子,他的长相倒是让我有点意外,并没有想象中一幅市侩奸商的脸,反而人看起来还很敦厚。

我直接开门见山的把来意跟他说了,他就点点头,说这并不是难办的事,叫我在客厅里等一会。他进去准备一下。

正想着的功夫刘瘸子已经从屋里出来了,手里拿了一排针过来让我转过去坐好。就从装针的布托上抽了一根,一只手摁住我的脑袋叫我别动,用指头从我脖子上比划了几下就戳了一针下去。这一针并没我想像的那么疼,反而真的感觉耳朵里面的压力轻了一些。刘瘸子又用手指从针孔挤了一些血出来,告诉我好了,我摇晃了几下脑袋,好像耳鸣的确是消失了。没想到他还真挺神的。

我坐正了之后不由得又多看了他两眼。

刘瘸子倒没说什么,起身又重复着告诉我了我一边好了,也不提收钱的事,转身就要往屋里去。

上一篇:#关注我一起追剧

下一篇:#分享卡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