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之极2正式版攻略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追剧少女阿燕。

晨起,众学子来到兰室坐定。蓝启仁缓步走来,手裹拿著一卷卷轴。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夜游,不可杀生,不可夜游,不可喧哗。蓝启仁一上来就是一阵蓝氏家规,底下一众弟子早已开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除了蓝忘机和魏无羡......既然你们不想听,好!那我们就来说点有趣的!

蓝启仁大怒江澄!是江晚吟被点到,弹了起来。我问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不是,为何不是?如何区分?江晚吟沉默,目光寻向魏无羡,魏无羡却不搭理。蓝启仁自然是注意到江晚吟的眼神道魏婴,你来答。是,先生。

魏无羡起身一礼,道: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妖与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如一颗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修炼成精,化出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将其拦腰砍断只剩树墩儿,再修炼成精,此为怪。

清河聂氏先祖所操何业?屠夫。兰陵金氏家徽为白牡丹,是哪一品白牡丹?金星雪浪。修真界兴家族而衰门派第一人为何者?岐山温氏先祖温卯。不是说乱上的凶户,x他这厢对答如流,在座其他人听得心头跌宕起伏,心有侥的同时祈祷他千万别犯难,请务必一直答下去,千万不要让蓝启仁有机会抽点其他人。

蓝启仁捋著胡须,满意的点点头,似又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道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除了头部,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魏无羡沉思了一下,答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但小子有疑。

小子认为,为何必得以此顺序执行之?虽说此为玄门行事标准,但镇压并非上策,大禹治水亦知堵为下策,疏为上策,镇压即为堵,岂非下策。魏无羡思索著,你想如何?蓝启仁观他并无作怪的心思,便与他讨论了起来。小子想,镇压只会助其增长怨气,那为何不在无法度化之时便将其灭绝,以处后患。

魔道之极2正式版攻略

魏无羡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看著蓝启仁回答,可他并未作恶,为何要将其减绝?蓝启仁不解魏无羡的想法,遂问道:虽说镇压灭绝皆为方法,但镇压何不是对其的一种束缚,岐山温氏先祖温卯,他这相对答如流,在做其他人听的心头跌宕起伏,心有侥幸的同时祈祷他千万别犯难,请务必一直打下去,千万不要让蓝启仁有机会抽点其他人。

蓝启仁捋着胡须,满意的点点头,似又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到我再问你,皆有一柜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于百人,横死市井,扑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魏无羡沉思了一下,答方法有三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小子友谊。

讲小子认为为何必得以此顺序执行之。虽说此为玄门刑事标准,但镇压并非上策。大禹治水一支,赌为下策,输为上策。这压急围堵起飞下策,魏无羡思索着,你想如何拦起人关他并无作怪的心思,便与他讨论了起来。小子想镇压只会助其增长怨气,那为何不再无法度化之时便将其灭绝。

一处后患,魏无羡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看着蓝启仁回答,可他并未作恶,为何要将其灭绝。蓝启仁不解魏无羡的想法,穗问道,虽说镇压灭绝皆为方法,但镇压何不是对其的一种束缚。而灭绝又何不是对他们的一种解脱?换做是我,我也希望自己是被灭绝解脱,而非遭到镇压。

魔道之极2正式版攻略

魏无羡的想法让蓝启仁和一众学子震惊不已,不会一个突兀的声音冒出。魏无羡外头一看,对上蓝忘机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你不会遭到镇压灭绝蓝忘机开口多谢蓝湛。魏无羡对蓝忘机回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双桃花眼更是盛满了笑意。仔细看去,眼眸澄澈无瑕,亦如这双眼的主人一般单纯甚好。

从前是老夫目光浅短了,魏婴,你能有如此纯善之心,不愧为长泽藏色之子。蓝启仁对着魏无羡一顿猛夸,让魏无羡有点猛了,多谢先生夸赞。魏无羡像蓝启仁毅力先生,小子还有一事请教讲。敢问先生是否认识家父家母?魏无羡低下大头,不愿让他人看见自己的神色,却不知蓝忘机早已发现自己的眼角泛红。

你若想知道常则藏色之事,下课后和忘机到雅士寻我蓝启仁,看着眼前这心思单纯的孩子,不禁起了怜惜之心。是多谢先生。魏无羡又是深深屹立,魏无羡得了蓝启仁的云准,正要坐。

下后方便传来一阵怒吼:魏无羡,你就看着我被如此嘲讽,少宗主并无人嘲讽你,何出此言?魏无羡转身向江婉吟一礼,冷着脸说道:我说有就有,不过一介家仆之子,也敢跟主人顶嘴。江婉吟气急,江婉吟慎言,蓝忘机听不下去,对江婉吟道:但江婉吟仍不一不饶和。

这是我江家家世,蓝二公子的手会不会伸的太长了些,都管到别人家来了,少宗主还是少说两句吧。说罢,魏无羡转身向蓝启仁行医大礼,道:魏婴带云梦江氏少宗主向先生赔罪。魏无羡,你区区一个家仆之子,凭什么代替我代替我江家,你会不会太高估自己了?

江婉吟见魏无羡并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一抬手便是一拳打了上去。天生这一拳还带了灵力,魏无羡并未注意到后方来人,刚想起身后背便被打了一拳。这不打不要紧,一打便把魏无羡给打吐了一口血,跪了下去。江婉吟,你不思悔改,肆意欺辱同窗,罚戒尺一百,忘机掌伐。

蓝启仁大怒,而江婉吟仍在作死,我的伐直接算在魏无羡身上就好了。家仆替主人顶罪受罚,本就天经地义,你拦起人心绞痛了一下,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先生如他所愿吧,小子本就成了江家的恩,能还多少是多少吧。魏无羡虚弱的道:那好,那魏婴替江婉吟受二十五介耻,江婉吟自受七十五介耻,踩定下江婉吟仍不满,凭什么我江家少主要受的法比他的家仆更多。

先生不若小子和少主各受五十介耻吧。好吧,忘机将人带到戒律堂领罚,是戒律堂。魏无羡和江婉吟双双跪在地上等候发落,答:魏无羡由蓝忘机亲自掌伐,而江婉吟则是由蓝氏门生掌。蓝忘机虽掌伐魏无羡,但他所打下的戒尺却不用一分力。饶是如此,魏无羡仍是冷汗直流,五十戒尺伐臂。

姜婉莹起身,看着脸色苍白如纸的魏无羡道:魏无羡还跪着干什么?走了。魏无羡缓缓起身,不料刚起身却两眼一黑,直直向后倒去。魏婴,蓝忘机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接入怀中去请医师。叔父兄长至进士,蓝忘机对门生吩咐后将魏无羡抄膝抱起向进士走去。

二公子医师,蓝先生到门生在外禀报,晋忘机至事。蓝曦臣问忘机不知,此时魏无羡悠悠醒来我,我这是怎了?这是哪?公子请伸您的手,老夫好为您把脉检查医师道。蓝先生,泽无君,魏无羡想起身行礼却被一众人制止。魏公子先让医师替你检查吧蓝曦臣,将魏无羡压回踏上禀宗主。

这位公子内伤颇多且伶俐,似有些许姿色,若再不及时医治恐怕往后修为会在无法精进,甚至有倒退的可能。医师禀告那位公子背后的戒尺伤呢?蓝曦臣问这还得请公子退衣,让老夫检查一番。蓝曦臣,蓝启仁,蓝忘机闻言默契的转过身,待魏无羡将外衣中衣一一吞下。

医师看清了这年不过一五的小儿的背,瞬间倒抽一口气,闻声三人齐齐转身,入目的竟是白皙如玉的背上被天上一道道狰狞的伤痕。这究竟是何人心思这般歹毒,竟用灵气如此对待一个慰籍弱冠的孩子,拦起人捂着心口愤恨道:看这伤痕倒像是边伤,且是几年前所留下的,但这到底得下多重手才能让师者的灵力残存至今。

医师痛心疾首道:魏婴,我且问你云梦江氏待你如何?蓝先生,魏无羡未雨仙哭实在是太久没人在乎过他的感受了。这蓝起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魏公子你且细说,蓝家会为你主持公道的蓝曦臣安慰道:谢谢泽无君。

魏无羡抽着鼻子道泽无君,蓝先生,我自九岁被江家带回,但缸底莲花坞于夫人就抽了我一边,用的还是紫电,之后更是三步五十的拿我撒气,抽够了就让我去跪祠堂,从来没人为我找过医师或是替我上药。

而江大小姐时而来看,我就带着一碗莲藕排骨汤,但天生我对莲藕过敏是万万碰不得的,可不吃下去被少宗主于夫人知道了,他们又得抽我一顿。这江宗主从不阻止,蓝起人瞪大眼睛,他的俩侄更是傻愣了,从不知道人心竟能如此歹毒。

江宗主总告诉我,他们不过是刀子嘴豆腐心,要我忍让,魏无羡的眼泪不住的下滑,可他们欺我如我也就罢了,他们还如我爹娘,他们说我娘勾引江宗主,可我娘和我爹明明就很恩爱,为什么他们要如此诋毁魏婴,错不在你。

蓝忘机忍不了了,上前抱住魏无羡道:魏婴,你可知你父母并未身亡,魏无羡瞪大双眼蓝先生,此话当真,蓝家人不打狂语,藏色和兄弟仍有联系蓝起人到忘机,你等魏婴身子好些了带她去见你母亲吧。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