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暮光之眼出装2023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1月10日晚上,拳头游戏发布了英雄联盟2024赛季CG,这次CG动画的名字是《StillHere》,意为屹立此地、绝不退缩,国服则是翻译成《不渝》,大概是选择了至死不渝的意思。

这次宣传曲的作曲是KoleHicks和2WEI。Kole之前是拳头游戏的首席作曲家,负责英雄联盟和云顶之弈的音乐,他在2017年首次参与英雄联盟项目,制作了亚索vs锐雯对决事件的主题曲,2019年参与了真实伤害的《GIANTS》,费德提克、厄斐琉斯和格温的主题曲也是他,但Kole在2023年12月已经离职。

2WEI是二人音乐团队,他们和拳头游戏多次合作了,包括2022年赛季CG《TheCall》、2021年赛季CG《Warriors》、LOL手游开服宣传曲《YouReallyGotMe》、塞拉斯单机游戏宣传曲《Lightbringer》。

作词则是MaryClareClemons,她是一位创作型的自由人歌手,之前也有和拳头游戏有过合作,2022年制作了至高天宣传曲《FireToTheFuse》,她也参与了这次的新歌演唱。另一位歌手则是TiffanyAris,她是一位在tiktok上只有1226个粉丝的草根音乐人,拳头游戏很喜欢找这种年轻歌手合作,这是她第一次和拳头游戏合作,。

就sara循环了2小时的个人感想,《StillHere》比不上前几年的赛季主题曲,无论作曲或者作词都没有太大突破,属于拳头游戏的套路化创作。但粉丝滤镜让我比较喜欢这种风格,《StillHere》属于能加入我歌单的级别,也比较契合这次的CG动画。

由于2023年的赛季CG动画饱受批评,拳头游戏对于2024年的赛季CG非常重视,这次的CG动画是由UnitImage工作室完成,他们制作过很多游戏CG,和拳头游戏合作了2次,分别是《TheCall》和LoR开服动画。

这次3个故事线的人物设计是由不同的概念美术师完成,至于剧情设计则由拳头游戏叙事总监PhillipVargas亲自负责,他通过3个不同时期探索了联盟宇宙的背景故事,让玩家能够一窥符文之地的过去、现在和潜在的未来。

-天使姐妹粉碎剑魔野心

先来说说过去的部分。登场角色包括亚托克斯、凯尔和莫甘娜,这个时候的天使姐妹还没有反目成仇,两人并肩作战对抗暗裔。那时间节点肯定就是德玛西亚建国前,由于联盟宇宙处于停更重启状态,目前联盟宇宙的时间点是诺克萨斯历997年,德玛西亚王国是在292年建国,而德玛西亚以姐妹天使的双翼作为标记,她们是传说中的飞翼保护神。

天使姐妹的父母在符文战争时期,为了拯救部落选择攀登巨神峰,弥希拉获得了正义星灵的力量,后来生下了凯尔和莫甘娜,两人也继承了部分星灵力量。齐拉姆畏惧妻子的改变,带着2个女儿来到了尚未建国的德玛西亚,姐妹两人成长后利用力量守护此地。但凯尔和莫甘娜在惩罚恶人方面逐渐出现分歧,从这次的CG动画也能够看出,姐妹的关系并不好。

而让姐妹分道扬镳的关键是齐拉姆之死,莫甘娜放弃了母亲传承的剑刃,凯尔也回到了巨神峰。考虑到齐拉姆是一个凡人,只有几十年的寿命,所以这次天使vs暗裔的时间点应该是在公元0年前后,大概是距今一千年左右。

暗裔活跃的年代大约是公元前2000至公元前500年,上代暮光星灵麦伊莎传授人类封印之术,将未能击杀的暗裔封印在武器中。从人物传记中可以看到,他拉扯“几百年”等到凡人拿到巨剑时,趁机占据了宿主的躯体。亚托克斯渴望恢复昔日的飞升之身,和解救其他被封印的暗裔。

暗裔武器散播在世界各地,从LoR暗裔扩展包来看,德玛西亚有一把暗裔武器。暗裔是能够互相感应的,亚托克斯很有可能是想来此地,寻找暗裔战士“乔拉尔”,他的暗裔武器是一块盾牌。在他的角色原画里,可以看到亚托克斯的身影,两人之前的关系应该不错。

而暗裔和星灵属于对立阵营,在暗裔肆虐符文之地的年代,巨神族担心他们会危机符文之地的生存,对暗裔出手干预了。除了暮光星灵设计击杀和传授封印手段,战争战争也组织了大军进行对抗暗裔,这就是为什么亚托克斯和潘森恩怨颇深的缘故。

不管怎样,亚托克斯遇到星灵的话肯定会开战,而且他一直在旅途中散播战争和死亡,渴望毁灭这个世界。镜头来到了满目疮痍的战场,这显然是亚托克斯和跟随者造成的灾难,而天使姐妹正在努力击败敌人。从背景的建筑可以看出,当地还没有形成完善的防御系统,城墙都是比较简陋的搭建,这可能是德玛西亚的早年部落,人们在此群居避难。

这个时候的莫甘娜造型和凯尔,都是银色头盔和蓝色战衣,凯尔身上的战甲更多更贴身,莫甘娜的裙摆和如今款式相似,有点像北欧神话的瓦尔基里。无畏先锋的盔甲设计,应该受到了天使姐妹的影响,以银色和蓝色作为主调,盖伦姑妈在LoR里的打扮,和凯尔的造型非常相似。凯尔是纯白的四翼,莫甘娜是紫红的双翼,她们都并非是六翼天使状态。

亚托克斯是最强的一批天神战士,拥有数千年的战斗经验,即使凯尔和莫甘娜联手也很难对抗他。一方面是两姐妹发育的时间比较短,还没有完全挖掘自身的能力,另一方面是两人的力量来自于母亲,正义星灵的力量分散了。

两人被正面击倒后,率先站起来的是莫甘娜。她将利剑插在地上,然后摘下了头盔,紫色的瞳孔散发着光芒,力量从眼角延伸而出,变成了紫色的锁链。值得一提的是,飞翼姐妹战歌里提到的是“黑色锁链”。

凯尔从母亲那里得到了光明的力量,莫甘娜得到了黑暗的力量,两种力量互相制衡,当然,这不意味着莫甘娜就是邪恶的,事实上她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但随着姐妹两人产生成见,她认为罪人必须以死相抵,莫甘娜则认为要处以宽恕。在凯尔的信徒眼里,莫甘娜变成了堕落者,凯尔对于姐妹也持有异样的目光。

当年弥希拉赋予女儿力量时,将正义之刃一分为二,两人多年来各持一把火剑。而莫甘娜放弃母亲的剑刃,选择使用黑暗力量来禁锢亚托克斯,凯尔则是拾起了这把剑。双剑合一展开飞翼,灿然的金光洞若观火,烈焰袭向了身前的堕落飞升者。

这场战斗蒙太奇到此为止,符合拳头游戏一贯的卖关子风格。这是一场属于过去的战斗,亚托克斯自然没有被彻底击败,他依然与巨剑在世间行走,后续与潘森、泰达米尔结下恩怨。这或许是凯尔和莫甘娜的最后一次并肩作战,她们在不久后会结为宿敌,刀剑相向后消失于历史中,莫甘娜最终舍弃剑刃使用法师力量,凯尔获得双剑继承母亲的传承。

-以死亡作为最终救赎

火焰转场后来到第二部分,场景从德玛西亚转到了艾欧尼亚的村落,从登场角色的衣物就可以看出。带着面具的暴徒正在进行杀戮,村子里火光冲天,面具风格类似猩红之月,是东亚地区十分常见的假面。LoR里也有很多戴假面的艾欧尼亚角色,毕竟这个地区本身就有浓重的东亚文化标记。

自从诺克萨斯入侵艾欧尼亚以来,这个地区就陷入巨大混乱,涌现了不同的势力。但这群暴徒应该不是劫或者艾瑞莉娅的部下,他们不会以平民作为攻击目标,大几率是纳沃利的兄弟会,他们本质上就是一群山贼土匪。即使这场战争一度暂停,但艾欧尼亚并没有恢复和平。

当暴徒继续滥杀无辜时,一个手持木杖的老年浪人出来阻止,但他显然有些力不从心,被对手一脚踢飞了。这一脚打掉了浪人的笠帽,露出了老人的面貌,白发银须也无法掩盖他的坚毅眼神,还有鼻上的伤疤。显然这就是我们熟悉的亚索,召唤师峡谷中最快乐的风男。

从亚索的人物故事和《乘风归》动画中,我们大概能推断出峡谷中的亚索,是35至40岁的中年人。但这次CG动画呈现的是老人形象,年龄至少在60岁以上,这是英雄联盟的IF线剧情,可能到来的未来亚索模样。

这个时间线中的艾欧尼亚,可能依然是一片混乱,诺克萨斯的再次入侵掀起战争,缺乏统一领导的艾欧尼亚群雄割据,使得山贼恶霸在村落里为非作歹。老年的亚索漂泊一生历经战事,他选择放下利刃当一个普通人,昔日的武器已经生锈蒙尘,所以他才使用木杖作为武器。

亚索已老但其心未老,当暴徒的箭矢射到跟前,冷峻的亚索拔剑迎击削成两半。首领一声令下继续射击,但亚索通过御风术形成风墙,挡下了所有的攻击。熟悉的武器回到手间,我们熟悉的亚索又回来了,焕发活力的他身影如同少年,将眼前的敌人逐一击败。

疾风从绷带、剑锋、手臂、脚下涌现,亚索潇洒地斩杀了一个又一个暴徒,首领则是试图逃跑,亚索随后卷起一股风浪,将对手成功击倒。但这只不过是亚索的回光返照,这一战耗尽了他的元气和精神,浪人随风奔波一生,最终迎来了永恒的归宿,那就是死亡。

罪人是亚索的最初人设,贯穿了他的大半生,他是英雄联盟中着墨最多的角色之一。小时候和兄长永恩学习武技,长大后想在战场上对阵诺克萨斯,结果因为锐雯的附魔之刃成为罪人,被迫流浪甚至杀死了永恩。他后来沉冤得雪重获自由,也得到了永恩的原谅,与阿狸等人开始了一场冒险。从《破败之王》游戏可以看出,亚索的心魔并没有完全根除,不羁的风依然被负罪感压倒。

对于亚索而言,只有死亡才能让他得到真正的解脱,而且他并不惧怕死亡。在亚索打倒了所有敌人后,远处的森林在黑夜里有一双眼睛闪烁,他随后闭上眼睛迎接命定之日的到来。一支白色的箭矢穿破长空,显然是“死神”千珏来夺取亚索的性命。

千珏是象征死亡的一对精魄,分别以羊灵和狼灵的形象出现。对于坦然接受死亡命运的人,羊灵会用长弓痛快送走他们,试图逃脱死亡宿命的人,将被狼灵追杀和撕咬。在未来的某一天,剑客亚索或许就在这样的夜晚,在一场淋漓尽致的战斗后,结束自己的飘零一生。而千珏收割生命只是意境上的表现,老年亚索实际上是其他的死法,可能是耗尽力量倒下了,可能是被暴徒补刀击杀。不管是哪一种,他选择安然赴死。

作为一名凡人英雄,我们已从英雄联盟的故事里,见过亚索的各种时刻,从孩童到少年到中年,再到衰老和死亡。亚索也因此获得了一个Lore皮肤,苇名一心同款的老年皮肤“预知之眼”,但回家的动画特效出现了狼灵,暗示现在的亚索是拒绝死亡。

毕竟这只是一个IF线,只要叙事团队需要的话,亚索依然能够活得很好。他只是做了一个关于未来的梦,梦里的老人放弃了一切,不再为昔日的行为赎罪,这是不符合亚索的当下想法,所以这个等死的亚索,反而与现实的他形成鲜明对比。我们熟悉的亚索绝对不会弃甲归田,他想要用尽一生进行赎罪,会主动地、努力地让世界变得更好。

-至死不渝的意志和爱情

并非每个人都会坦然接受死亡,有些人仍然存在未了的心愿,以坚强的意志对抗着自然规律,他们不愿在当下这一天被终结。拳头游戏选择了泰达米尔,作为“现在”这个立意的主角。泰达米尔的氏族在某个寒夜,被亚托克斯残忍屠杀,他可能是前来弗雷尔卓德寻找暗裔武器,又或者渴望毁灭符文之地的一切。

泰达米尔挑战了亚托克斯,但他被对手轻易击倒,在充满怒火的惨败中,泰达米尔获得重生和强大自愈能力,他渴望为自己的氏族复仇,并且夺回自己的战斗尊严。为了获得阿瓦罗萨部落的庇护,泰达米尔挑战了很多战士,最终阿瓦罗萨战母艾希为了巩固地位,接纳泰达米尔和他的氏族,并且与对方结为夫妻。

这虽然是一场政治联姻,但两人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这也是英雄联盟最早确定的情侣,毕竟就连这两个英雄的名字,都是用拳头创始人和他女朋友进行命名。泰达米尔的人设是无惧死亡,技能组是命悬一线时获得短暂无敌,在没有完成复仇之前,他绝对不会轻易倒下。

弗雷尔卓德也十分混乱,在这片冻土生存下去很困难,部族之间的战斗并不少。艾希和瑟庄妮这对发小,也逐渐成为两个部落的首领,并且产生了无法愈合的隔阂。CG第一幕是泰达米尔遭到袭击,敌人是维京人风格的装束,极有可能是凛冬之爪部落。奥拉夫目前是瑟庄妮的盟友,他的部族洛克法是嗜血的战士。

面对围攻而来的敌人,泰达米尔也是身疲力竭倒下了,他艰难地睁开双眼,远处似乎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在接近。这个角色应该是千珏的羊灵,泰达米尔已经到达濒死边缘,千珏前来完成生死狩猎。

在讲述完过去和未来的两场战斗后,镜头再次回到了现在,但对战环境发生明显变化。泰达米尔在第一幕的场景是白天,但很快变成了深邃的黑夜,他要面对的敌人也从战士变成千珏。泰达米尔不愿就此接受死亡,他躲过了羊灵的箭矢,面对抗拒死亡命运的人,狼灵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这是一场精神领域的意识流战斗,属于生死之间的幻象,如果泰达米尔的意志不够坚定,就会被死亡带走,被现实的敌人夺走性命。泰达米尔不愿在这里倒下,他一次又一次地反抗狼灵,躲过羊灵的致死攻击。他的瞳孔逐渐变成了红色,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再继续纠缠下去的话,泰达米尔依然是难逃一死。

就在羊灵准备射出最后一箭时,它突然放下了手中完成蓄力的弓。动画以两支冰箭的形式展现这个蒙太奇,而冰箭其实不是射向千珏,而是射向现实中的敌人。跟随着冰箭的轨迹,泰达米尔身后的两个敌人应声倒下,艾希的紧急支援已经抵达。停手动作是一个隐喻,意味着千珏认为艾希的到来,会改变泰达米尔的死亡命运。

看到妻子的出现,泰达米尔眼中的愤怒逐渐消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还夹带着一丝铁汉柔情。夫妻携手击败了所有敌人,这一天没有成为泰达米尔的忌日,他以顽强的意志撑下来,成功等到了艾希的到来。在泰达米尔的人物传记中,提到了他担心冰原的战争和自己的复仇,让他无法陪伴艾希直到最后。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未来遇到什么事情,艾希都会陪伴在他的身边,夫妻共同面对任何事情,哪怕是死亡。

这也回应了CG动画开场的旁白,“明天是希望,但从来不是承诺”,只有用至死不渝的意志去追逐,才能看到明天的希望。天使的战斗意义是守护和平,泰达米尔是不屈意志,亚索是挺身而出。赛季CG的主题总是积极向上,英雄之心不渝,玩家也是时候开启新的赛季征程。

整体来说,这次的CG是传统的三线叙事,泰达米尔和艾希部分是战斗日常,老年亚索的梦里IF线,只有天使vs剑魔是已发生的事情,两姐妹试图阻止暗裔的野心。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CG动画并非是拳头游戏最初规划的情节,只是因为大家都喜欢亚托克斯,他们才将亚托克斯加入CG剧情,粉丝们总是喜欢讨论剑魔战力。

英雄联盟的第一个剧情战斗类CG,就是凯尔vs莫甘娜,没想到在英雄联盟15周年时,我们看到了两姐妹并肩作战,希望这个游戏能够继续为我们带来更多精彩。唯一遗憾的是,这次CG动画虽然很帅气,但对于联盟宇宙的剧情推进很小,不知道后续有没有小说或者漫画进行补充,否则的话,我们还是安心等《双城之战2》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