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量效应2攻略

频道:游戏攻略 日期:

质量效应2攻略

通关后有2个选择 一是继续游戏 可以继续探索通关前没有到达的星球和继续完成之前没做完的任务 二是可以选择退到主菜单 然后可以选择新游戏 使用ME2角色开始新游戏 这样就可以使用你第一次通关的角色开始新游戏了 开始前还可以选学一项新技能(都是队友的忠诚技能) 不过职业不可以改变

质量效应2帮助莉亚娜任务

要说到《质量效应》三部曲,玩家们讨论的不外乎三件事:哪一部作品最好、哪一个任务最棒、哪一名角色最令人难忘。

事实上这些讨论正代表了《质量效应》系列的魅力精髓,即使是玩过游戏以后这么久,我们依然对那些游戏角色念念不忘,有的角色让我们享受共同度过的时光,而有些角色则让我们享受憎恨他们的感觉。

其实Bioware打造《质量效应》是参照《旧共和国武士》为模板的。

首先这些角色承载了各自的宏观宇宙设定和历史背景,而且还可以与玩家擦出情感火花,随着游戏进展,玩家与这些角色的互动将会影响角色各自的发展,甚至可以决定世界事件的走向。

在《质量效应2》中,这些角色完全成为了游戏主体,相比之下主线任务什么的就没那么重要了。

而后来《质量效应3》的大结局则更加为人津津乐道。

所以这些NPC同伴们对玩家来讲都有着特别的意义。

笔者也知道,这个排名将会带来争议,所以最后外媒进行了一次投票,评出了这个排名,相信大致应该符合铁杆玩家们的预期。

下面就是《质量效应》推倒/并肩作战NPC同伴终极排名。

20. 雅各布 - Jacob Taylor作为一名初始角色,雅各布设定得如此无聊实在让人捏把汗。

在所有三个初始男性同伴中,雅各布是最无聊的。

相比之下詹姆斯在“神堡”DLC里有追加戏份,凯登则可以被踢出队伍,和一枚核弹头一起留在外星球上。

但是雅各布呢?他存在的意义就是许诺请你喝啤酒但却从未兑现,而且最真切的梦想是放弃冒险生涯建立自己的小家庭。

他在《质量效应2》里面带我们见识了一下未来的父子关系,但无论如何也无法为他增添更多色彩。

所以,抱歉了雅各布,你是最差的同伴。

19. 凯登 - Kaidan Alenko凯登超过雅各布的理由只有一个:你可以杀掉凯登。

不好意思,您那一脸老疤并不会让您变得比别人更厉害。

有人觉得扎伊德的角色原型其实是《旧共和国武士》里面的坎德鲁斯·奥多,但如果把扎伊德各种战斗事迹放到坎德鲁斯·奥多带兵入侵时的霸气入场面前作比较,完全不够看。

17. 莫琳丝 - Morinth莫琳丝是一个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同伴,她可以替代她妈萨马拉,但其实也只是外型上的替代,战斗表现没什么太大的不同,而且你还不敢推倒她。

但许多玩家都没有购买这款DLC,基本不认识他。

另外他在整个《质量效应3》的剧情中并没有起到应有的重要作用,而且掌握如此关键信息的角色居然没有纳入游戏本体中,让人感觉Bioware并没有对这个角色给予太多关爱。

如果一切重来,或许贾维克可以在剧情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也可以在这个排名中更靠前。

15. 詹姆斯 - James Vega相信大多数玩家在选择推倒目标的时候都有一个共识:人类太无聊了,要推就推外星人。

所以詹姆斯作为一个标准的人类肌肉男,没有什么提起兴趣的点。

不过当你看到他居然勾引挑逗自己的女上司的时候,会忍俊不禁地想到,这货果然是个标准的精虫上脑的雄性人类。

14. 霞 - Kasumi Goto霞的“被盗的记忆”DLC可能是我最喜欢的《质量效应》DLC了,这部分内容会让薛帕德指挥官变成007,渗透潜入一所大房子。

而且霞的隐身盗贼的设定也与其他船员非常不同。

在她的忠诚任务中,霞带着我们回溯了曾经犯罪搭档的死,以及给她带来的伤痛,玩家可以帮她完成复仇,结局的方式给霞这个人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在战斗中,霞的暗影突袭技能非常独特,而且也非常炫酷。

在《质量效应3》的“神堡”DLC中可以再次见到霞。

虽然她的人气在女同伴中几乎垫底,但我很庆幸她至少可以压过凯登和詹姆斯。

13.阿什利 - Ashley Williams非常抱歉各位,阿什利在投票阶段的争议就很大,但2016年的民主投票结果一直都充满了意外。

不吹不黑,阿什利是《质量效应》里设定最丰满、最全面的角色,而且也是少数几个不需要薛帕德帮忙处理自己个人事务的生活自理角色之一。

她也是薛帕德指挥官重大抉择时所需要考量的角色之一。

而且当她觉得你变坏了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挑战你的权威。

事实上,如果不是初代《质量效应》一开始她被强行调离普洛仙信标,当主角的说不定就是她了。

所以阿什利沦落到第13名对她很不公平。

请不要再在游戏中害死她了。

无论你如何挽救萨马拉,她最后都避免不了悲剧命运。

在她的忠诚任务中,你可以选择不杀莫琳丝,害死萨马拉。

萨马拉严苛地执行判官的准则,所以她也是游戏中唯一一个不存在道德灰色地带的极端角色。

在《质量效应》这种存在大量道德抉择的游戏流程中,萨马拉这样的极端角色是非常必要的。

11. 格朗特 - Grunt格朗特的配音演员是Steve Blum,代表作是美版《星际牛仔》的主角斯派克(配音),以及动画版《蜘蛛侠》里的绿魔、动画版《金刚狼》里的金刚狼。

所以整个角色的呈现非常到位。

虽然角色本身的设定简单粗暴,就是干,但恰好也为剧情带来了一些简约直接的多样性。

10. EDI说实话看到《质量效应3》里面诺曼底号人工智能化身成为了一个性感女机器人,而且飞行员Joker还和她打情骂俏,简直不忍直视。

虽然我们都知道在《质量效应》太空歌剧的背后,其实大家玩的都是床上推倒的那一部分,但制作组没必要如此重视这一部分吧?虽然EDI提供了一些有趣的对话,也探讨了一些人工智能对于人性的思考,但玩过前作的玩家都知道,军团- Legion 已经覆盖这部分深入探讨了,所以EDI的存在更多是花瓶般的摆设。

最后,我明明在《质量效应3》的时候把EDI留在地球了,但不知怎么回事,她最后还是在结尾的时候和Joker一起走出了诺曼底号。

严重破坏代入感。

9. 杰克 - Jack我创建的薛帕德是个饱受童年创伤的人,从小就经历了战争和赤贫。

随意当杰克亮相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她也没有童年,很早就成为了孤儿,而且还成为塞伯鲁斯的试验品。

杰克虽然精神力量庞大,但却从来都无法摆脱暴力掌控。

她的不足之处是角色设计太接近于典型的精神崩溃边缘人物,由于过往的伤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成反派。

不过这个典型的设定并没有与其他角色产生冲突,而且考虑到杰克从小生活在痛苦和隔绝之中,她在找到归宿以后稳定了许多。

如果她在《质量效应2》中没有死,就会将创伤经历转化为积极行动,去往学院向年轻人们教授灵力技术。

她会找到新的人生目标,而且薛帕德在帮助她扫除心理障碍的同时,自己也获得了救赎。

很抱歉,杰克的设定太接近于反派,所以排名稍显靠后。

8. 米兰达 - Miranda Lawson米兰达是少有的高人气人类推倒对象,和外星妹子相比起来,米兰达显然更符合普通人类审美。

她的人物设定也同样深厚,她一上来就和幻影人关系紧密,让玩家觉得不值得信任,甚至在第二部作品前期直接怀疑薛帕德,与主角正面冲突。

后来玩家才慢慢赢得她的信任。

在一个关键时间点,米兰达和杰克会吵起来,各自都想根据自己的考量为诺曼底号进行改造,而玩家必须在二者之间做出抉择。

米兰达的基因强化改造要追溯到她和自己父亲的复杂关系,在《质量效应3》里更加全面残酷地揭露了这段黑历史。

这段个人经历让米兰达的角色设定更加合理可信,也解释了她的行为动机。

不知道有谁看过2010年的美剧《超市特工》7. 军团- Legion军团的设定有点落入科幻作品的机器人角色套路:人工智能起义,无数机器人联网构成集体思想,机器人自我反思是否具有灵魂。

虽然俗套,但军团依然是《质量效应》里有趣的角色。

军团虽然没有什么幽默感,但他处理数据的方式带着机器人天生的喜剧效果,比如他会计算某人被杰克糊脸的概率。

所以作为同伴来讲,军团显然要比花瓶EDI更有趣。

6. 塔利 - Tali-Zorah nar Rayya《质量效应》并不是第一个把机械与宗教信仰结合到一起的科幻作品,不过整个文明全都游牧在茫茫星海的设定还是非常宏大的,塔利妹子的故事就是在带领玩家见识这个设定。

由于始终都被遮住了脸,所以塔利显得神秘的同时并没有给人留下太多的直观印象。

但足以弥补的是,她可能是唯一一个故事线贯穿整个《质量效应》三部曲的角色。

在《质量效应1》里,塔利的故事让我们看到了奎利人和桀斯之间的恩怨,到了《质量效应2》,真正揪心的是她和军团之间私人恩怨。

而她的忠诚任务则会让玩家进一步理解桀斯和奎利人之间的冲突,还有奎利人的传统习俗。

在《质量效应3》中,塔利的故事迎来结尾,但是由于叛逆/楷模系统和战备值要求,许多玩家都没能让奎利人和桀斯达成种族和解,必须在塔利和军团之间做出取舍。

不仅他们俩之间有一个人会死,而且这两个种族之间也会有一个全部灭亡。

《质量效应》通常都会给玩家制造一种“解开”剧情矛盾的成就感,然而要想玩到塔利的圆满结局很难,这也反映了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的现实。

5. 塞恩 - Thane Krios塞恩是个冷血杀手,但后来却良心发现无法继续从事自己的职业。

他的自身内部矛盾让他体现出了薛帕德自己面临的叛逆/楷模抉择,也代表了这支队伍逐步走向死亡的命运。

而且,谁能抗拒他如此富有磁性的声音?坦白了把,之所以塞恩排名这么靠前,是因为他是个火热的杀手花美男,而且可推倒。

4. 莉亚娜 - Liara T'Soni莉亚娜是106岁的小萝莉,作为一个科学家,你可能认为她是一直待在船上的非战斗人员,但其实她在战场上的灵力支援也非常重要,绝不是花瓶。

她对普洛仙文明的学识让她成为任何一次外出冒险的智商担当。

她在任务中提供额外重要情报的数量多于其他任何人,而且她还是整个游戏中的心灵鸡汤,不卑不亢,温润如玉。

莉亚娜也有着自己的矛盾冲突,她和自己的母亲合不来,而且缺少感情经历,而且不会说谎。

所有这些设定都让她成为了解《质量效应》宇宙的另一面窗户,她从来都不会对某个问题给出绝对确凿的答案(比如第三部里她质疑克洛根人的整治方案),所以选她作同伴会带来许多有趣的思考。

另外莉亚娜的剧情线也很棒,如果你选择推倒莉亚娜,她就会给你一个最棒的“死亡礼物”,凸显她的性格从懦弱逐渐变得强硬,最后她和影子经纪人的故事也是全系列中最棒的剧情DLC内容。

3. 莱克斯 - Urdnot Wrex笔者玩质量效应有个规矩,不回头读档,自己做的选择自己要承担,直到打穿关底再从头来过。

但惭愧的是,这个规矩被打破过一次,就是在《质量效应1》里,一次争吵居然演变成了争斗,结果莱克斯在过场动画里被打死了。

我立刻就玩不下去了,莱克斯这么猛,不能就这么死掉。

所以这是我唯一一次在《质量效应》系列中回头重新读档。

莱克斯不仅是个勇猛的老兵,而且也是一个懂得思考的克洛根人,对于基因噬体改造后的战争有着不同的看法,甚至和自己的父亲也意见向左。

遗憾的是在《质量效应2》中莱克斯不能继续作为同伴出场了,他接纳了新的任务,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承担起了自己种族赋予他的新使命。

2. 莫丁 - Mordin Solus莫丁是个快言快语的书呆子形象,与其他队友形成了十分明显的反差。

但在他古怪的行为之下,藏着的是一颗冷静漠然、理性计算的心。

他一直都需要面对庞大的压力,因为他曾决定了一个种族的命运。

在他平时一半科学一半焦虑的快言快语之下,体现出的是这个角色的逻辑和感情之间的矛盾。

他的设定实在让人觉得人畜无害,所以当玩家得知是他参与了克罗根人的灭族计划的时候会非常震惊。

随着关系不断拉近,你会发现他其实是在用理性分析的头脑来应对自己的良心谴责。

他曾经说服自己这是牺牲少数人拯救多数人。

但随着与薛帕德共同旅行,见证了克洛根种族的种种遭遇。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体会莫丁所面临的庞大道德抉择,但这位塞拉睿人挑战了极限,独自扛起了重担,同时还不忘自己的风趣和乐观。

1. 盖拉斯 - Garrus Vakarian盖拉斯在众多角色中受欢迎程度首屈一指。

他也是贯穿了全部三款游戏的角色,能够享此殊荣的除了他就只有塔利了。

但盖拉斯和塔利之间的差别很大,塔利的设定是个活泼好奇的邻家小妹。

相比之下盖拉斯则是你的左膀右臂,是你最好的兄弟,是与你志同道合、同仇敌忾、能为你两肋插刀的兄弟。

玩家和盖拉斯的首次相遇,是神堡卫队C-Sec官员和“幽灵”小队新兵之间对于萨伦的联合调查;而到了最后,一对亲兄弟共同面对收割者的灭世威胁,这期间的基情成长是任何电子游戏中都少有的体验。

如果你好这口的话,盖拉斯也是可以推倒的。

这并不是盖拉斯所代表的全部。

盖拉斯是个很有主见的角色,但他的性格会跟随薛帕德的楷模/叛逆选择而发生细微的改变。

一代薛帕德“死”了以后,盖拉斯会自己开始一段行侠仗义的生活,等你在二代里找到他的时候,他化身为惩奸除恶的“大天使”。

他并不是想扮演蝙蝠侠,他是天生的罗宾。

但究竟谁比谁更厉害,这个问题让玩家和盖拉斯之间形成了一种亦师亦友、友好竞争的关系。

所以真爱盖拉斯的话,就在决战前的神堡比枪法环节中放点水吧,盖拉斯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光辉时刻。